| 微信 : Adelaidehelp 联系邮箱 : [email protected] 开启辅助访问
  • 区域置顶

      [灌水] 有没有羽毛球菜鸟 有没有喜欢聊聊文学历史

      [复制链接]
      cuichao258 发表于 21-9-2021 02:54:42 来自手机
      1046 2

      本内容为网友发布信息,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有没有羽毛球菜鸟
      有没有喜欢聊聊文学历史的
      休息时候一起玩玩的
      72388E95-FCD2-47D7-A895-64F6C8ABD360.jpeg

      BBS提醒: 请避免提前支付订金、押金等任何费用,请与对方当面沟通,确认资质并看清条款。谨防上当受骗。

      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和完整性。本网站及其雇员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责任。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网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cuichao258 发表于 21-9-2021 02:55:09 来自手机
      会踢毽子的也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cuichao258 发表于 22-9-2021 12:14:06 来自手机
      刚从梦里醒来,头脑尚迷糊着,就听见俺妈在楼下说:冬冬还没醒来呢?(冬冬是我的小名)她一定是看我窗户还没亮灯,才这么说的。俺爸妈在我睡前去钓螃蟹了,这一定也是刚回来。我看了看表,才八点多。我想,完了,他俩人一定啥也没钓着。按照我爸的性子,去海边玩不够是不肯回家的——一定是风大浪急,渔况不佳,让他早早放弃了。
      我扯起嗓子从楼上喊:钓到没?爸妈没有回答。他们显然没听到。但很快我就听见厨房里收拾锅碗瓢盆的声音,和我妈透着兴奋唠叨的口吻:今晚还真不少。快蒸快蒸。我能想象出我妈脸上开心的表情,和我爸一副沉默不语但紧张忙碌的情景。
      我迫不及待跑下楼,去检查俺爸妈的胜利品。
      果然是满满一盆活蟹。有远看像青石的蓝蟹,外表泛黄的沙蟹,还有婴儿拳头大的石蟹。石蟹,我爸说和青岛的石夹红一样。味道不如前两者,只能在鱼获不足的情况下作为辅助来吃。
      妈妈麻利的挑出几个不同品种的蟹子,把蟹子壳朝底放在锅里,围着锅底摆成一圈。然后盖上锅盖,小火煨起来。不出半小时一锅螃蟹就熟了。无论生前螃蟹们的颜色如何不同,熟了之后都是金黄色的。越发是生前瓦蓝的蓝蟹,熟了以后愈发金黄,像是秋后的饱满的麦穗。我们仨一人两个螃蟹,连我爸这个平时自诩不爱吃蟹的人,啃起蟹腿也是津津有味。我们爷俩一人酌一小杯红酒,我妈一杯可乐,慢条斯理的吃起来。吃螃蟹是个慢功夫,如同吃鱼,是享受过程,急不得,要慢慢享受蟹肉给味蕾带来的刺激。啜一小口红酒,使蟹肉和蟹黄的味道在口里浸润开来,余味绕齿不绝。一家人围着桌子吃着,屋外的月光透过树林入如水银般倾泻在屋顶和院子里。入夜,四周一片静谧,除了角落的虫鸣就是我们扒拉蟹子的声音和谈笑。此时我想起来丰子恺写他小时候一家人中秋时节吃大闸蟹的情景。丰子恺说他父亲在月圆之夜把桌台都摆在院子里,一家人在明月下其乐融融的吃蟹的情景,总让成年后的他难以忘怀。我从他的文章感受到他父亲是个脾气很好的人,于是他也成了脾气很好的人,他写的文章总蕴着一种细腻的情怀和悲天悯人的思想。
      螃蟹需要趁热吃。一手捏蟹腿,一手抓着蟹壳,轻轻一用力就把蟹壳掀开了。如果运气好,会碰到有蟹黄的。论蟹黄,蓝蟹算是最肥美的。蓝蟹就是青岛的梭子蟹,但比青岛的梭子蟹更蓝,因此也更好看一些。蓝蟹属于洄游生物,冬季退隐于大洋深处,春季洄游到浅水区生活。沙蟹蟹黄很少,蒸出来的汁很多,貌似是蟹黄太软而化成了汁水。而这汁水并不好吃,既涩又苦。再说季节,入春的初蟹蟹黄多一些,尤其是蓝蟹。到了夏天有蟹黄的就少了。大概螃蟹也忙于生计,来回奔波,忙于繁殖,像人一样,精华流失,累瘦了。夏天是没有沙蟹的。秋天蟹黄多不多,我已经忘了。回忆去年秋末的螃蟹,似是没有的。而入冬后,阿德莱德的蓝蟹都去了深海,只剩下沙蟹蛰伏在浅滩里,等待人们的采摘。这是大自然对人们的善待——她总不会舍得让她的子民两手空空,饥肠辘辘。但是所有的海滨城市,诸如青岛和阿德莱德,入冬后都是百无聊赖的。内陆城市该有的冷它都有,内陆城市该有的萧瑟它也具备了。而且往日海的温柔与美此时不再是福利,反而夹带着凌冽的寒风吹着陆地,终日给人以萧瑟和入骨之寒。
      新鲜的螃蟹,最好沾着白醋吃,辅以切碎的生姜粒。我在青岛没这么讲究,是来阿德莱德以后中国朋友告诉我的。因为姜据说可以解螃蟹的寒。中医多讲求温湿暖寒,譬如羊肉是温性食物,而胡萝卜属寒性,因此两者中和不至于让人上火或者发寒。我只觉得蟹肉发甜,而白醋微酸,遇上生姜的辛辣,酸甜辣相遇,形成一个平衡,哪一方都不显得突兀。醋把蟹肉蛋白分解,吃起来不腻,加上生姜,吃多点也不觉体寒。
      我已经十年多没吃过青岛的梭子蟹了,全然忘了肉味。阿德莱德的蓝蟹,肉是发甜的。刚捞上来,煮完出锅,开壳,把蟹子最后一条腿撕下来,往往能带下一大片肉来。这肉还是紧绷的。入嘴即化,在舌头上停留不了多久。每年阿德莱德的开春,都是我吃蟹的季节。一顿两三个,一直吃到夏天,大概味蕾刺激的麻木了,或者肠胃也不稀罕了,吃蟹的步伐才慢下来。
          ——2020年中秋月圆之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其他网友还看了 ...

      Copyright @ 2019 Adelaide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User Agreement

      客服号

      公众号